日本归化球员:三都主小鬼当家 悍将娶日本媳妇

今天,卫冕冠军日本队将亮相本届亚洲杯。去年在世界杯上被虐后,日本足协抱着来澳洲虐人的心态,据说,主帅阿吉雷已接到死命令——不进四强就下课。首场比赛,日本面对第一次参加亚洲杯的巴勒斯坦,场面可以预见,有点血腥。

其实,自从日本队1992年拿到亚洲杯冠军后,进亚洲杯四强,线年,对于日本足球来说,也具有里程碑意义。那一届日本队里,有了一位一头飘逸卷发的中场大师——拉莫斯,有人说,他的到来让日本足球少走10年弯路,又有人说,他的成功启发了日本足协一门心思搞归化的野心。

翻了翻档案,日本归化足球运动员的历史,三都主已有50年!半个世纪,各路“歪果仁”的脸庞深入到了日本国内各级别联赛、国家队,不完全统计的人数已经上百。

2015年体坛开门大戏,迎来亚洲杯。本报编辑部苦苦思索,夜里睡不着,白天睡不醒,不知道以怎样的态度和价值观来采写远在南半球的这场足球大排档。

最终,佩家军以1:0爆冷击败沙特,让网友欢喜,让编辑部解脱——终于不必苦口婆心地写评论批国足,不必牙关咬紧算比分了,本届亚洲杯,我们可以换一种轻松的角度,抱着一颗八卦、解密的心,面朝澳洲,摆点玄龙门阵。

2003年11月1日,日本足坛满是一片黑色的哀悼,悲痛怀念日本归化第一人——内尔松吉村,因为突发脑溢血,这位出生在巴西的日本国足,56岁便早早离去。

内尔松吉村是日本足坛归化的第一名巴西球员,他的脱巴入日之旅,其实有一段浪漫的历史。

日本和巴西早在上世纪初就结缘了,巴西独立后,地广人稀,到处求人来移民,人多地少的日本听到这个好消息后,成立移民公司,1908年,载有781名日本人的“笠户丸号”从神户驶向圣多斯港,拉开了持续半个世纪的移民浪潮。

因为这段渊源,不少巴西人选择海外发展的第一目的国就是日本。1967年,一名叫做内尔松的巴西少年,漂洋过海,来到日本一家企业足球队发展。1970年,23岁的内尔松疯狂地爱上了日本女孩,甜蜜结婚后,让这位“日本女婿”加入国家队在当时引发了不小争议,但他还是如愿披上了国字号战袍,

代表日本出场45场国际A级比赛,踢进了7粒入球。退役后,他继续推广巴西足球理念和文化,培养了诸如森岛宽晃、大久保嘉人等知名球星。

乔治,他们年龄相仿,出现在1985年日本队中,“双乔治”时代也成为日本足球的经典时刻。

三都主曾有个帅气的名字——亚历山德罗·多斯桑托斯,以他为代表的,是日本全新的归化模式——买青。其实,让内尔松吉村、“双乔治”进入国家队,他们依赖的是个人能力,日本足球的进步也靠他们的单打独斗,但日本足协感觉到,要培养一批真正懂得日本文化、有日本足球情感的归化球员,才是更高级的归化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许多老归化球员的牵线搭桥下,不少日本足球学校前往巴西“淘金”。三都主就是最成功的典型,在日本足球学校开出诱人的条件后,16岁那年,桑托斯随同家人来到了日本明德艺塾高校,学习日本文化后,改名三都主。在毕业以后,三都主开始了职业球员生涯,随后代表日本队参加了世界杯,他也是2004年日本队夺得亚洲杯的主力。

相比三都主,第一位为日本亮相世界杯赛场的归化球员吕比须,童年履历更加漂亮。9岁那年,吕比须成为地区儿童比赛中的最佳射手,15岁时他成为圣保罗青年队的一员,可惜,吕比须在圣保罗很难得到上场机会,一年后,他选择去了日本。吕比须23岁时和日本太太有了第一个儿子,并有意愿加入日本国籍,最终,取得日本国籍16天后,他坐上了飞往法国世界杯的航班。

日本足球重返亚洲巅峰,必须向一人致敬——绰号“芥末桑巴”的拉莫斯,以他为代表的混血风潮,让日本足球的归化历史迎来成熟期和爆发时刻。

因为日本和巴西的移民渊源,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,在巴西国内有超过百万的日本移民,那时,第一批移民巴西的日本人早已有了第二代,甚至第三代。拉莫斯的妈妈是日本人,家里有五个兄妹。20岁时,与那城乔治回到圣保罗,拉莫斯的哥哥把他推荐给了这位日本国脚,拉莫斯从此开始了在日本的足球生涯。1988年申请日本国籍时,拉莫斯已经是日本足坛的明星,1989年他正式更名拉莫斯瑠伟,成为日本国家队员,他的中场组织能力独步亚洲,开创了一个“芥末桑巴”的年代,也就此带领日本足球迎来辉煌。

同样履历的归化明星,还有在2010年世界杯后走红的田中斗笠王。1981年他出生于巴西圣保罗,父亲是第二代日本移民,母亲是意大利裔巴西人,只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统的他最终在2003年加入了日本国籍,成为日本黄金一代最凶悍的后场清道夫。同样活跃在日本足坛的混血儿还有卡伦·罗伯特、哈维内尔、酒井高德、铃木武藏等,他们的成熟和成长,让日本足协深信,2014年巴西世界杯只是“大意失荆州”,日本足球的未来很美好。

指某个人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、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行为。一般是居住在国外的人,依据所居国的法律规定取得新国籍。

考据历史,“归化”一词最早出现在中国《汉书》里。《汉书·匈奴传下》有云:“而匈奴内乱,五单于争立,日逐呼韩邪携国归化,扶伏称臣。”此中“归化”,是“归服而受其教化”之意。所以可以断定,“归化”系从中国传入日本的“当用汉字”,非日本“造语”。华西都市报记者 陈甘露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apululanguculturecamps.com/,戈斯林